魔点科技CEO肖传宝人脸识别是便捷生活的基础技术要素

人工智能产业把人类快速带入“智能化时代”,各国纷纷围绕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等技术领域布局,其中人脸识别应用已然成为计算机识别应用发展的主流技术之一。

据亿欧智库《计算机视觉人脸识别市场研究报告》预测,2021年中国人脸识别市场规模为529.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保持在52%,前景相当看好。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被告人罗荣兵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该犯财产性判项未履行。该犯在服刑期间能够认罪悔罪,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积极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任务。上次减刑后,又曾受表扬4次。上述事实有执行机关提供的生效判决、罪犯奖励审批表、罪犯评审鉴定表、报请罪犯减刑审核评议表等证明材料予以证实。

周慧玲告诉澎湃新闻,作为案件受害人,她未收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澎湃新闻注意到,一审判决认定罗荣兵用手机实施诈骗是其在唐山监狱服刑期间,但未阐明作案使用的通讯工具来源。

刑事裁定书:罗荣兵因诈骗罪被判刑8年6个月,减刑5个月

那么人脸识别和具体场景结合的最佳载体是什么呢?魔点科技的选择了相对困难的一条路——智能硬件。

肖传宝表示:“互联网智能硬件时代已然到来,我们的方向是顺势而为。”

肖传宝表示,人脸识别将会和我们的生活结合得越来越紧密,成为给人们生活提供极大便利的基础技术。如果把人脸识别技术比喻成“电”,那么借助电力服务于大众的“电器”就是——产品和服务。

肖传宝认为,应该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首先我们要判断‘人脸识别’是否有利于整个社会的一个发展,如果是的话,作为企业我们需要做到‘好用’和‘用好’。”

换句话说,魔点科技是一个产品型的公司,给不同的行业SaaS提供标准化、可复制的产品,并且基于合作伙伴对行业的深刻理解,通过对产品进行原子级的解构和重塑,为各行各业实现数智化赋能。

工地项目的模型和检查口罩的模型是大同小异。春节后,魔点科技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普遍需求,放假期间进行模型训练,复工的第二天便推出了新产品。

依托“组织”拼装“原子化”产品

对此,肖传宝告诉亿欧:“其实口罩识别我们也有个契机点,去年的时候我们接到了一些工地诉求,工地需要戴口罩和安全帽,我们做的研究是检查工人的安全帽是否带好,口罩是否符合标准。”

人脸识别战场硝烟弥漫,魔点科技于2016年底成立,短短不到四年,就凭借自身实力拿下了多领域头部企业的订单,如阿里巴巴、中国铁建、兖矿集团、美的等,同时通过与钉钉合作,将自身的影响力覆盖到到各行各业,这些离不开魔点科技CEO肖传宝对行业的深刻理解。

周慧玲质疑,监狱管理人员对此负有责任,“否则一个罪犯是怎么做到在监狱里跟我语音聊天的?”

“人待时间最长的是哪些地方呢?除了家里就是办公室,我创业的时候,办公场景并没有线下产品化的服务,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魔点科技不过是顺势而为。”

互联网智能硬件时代来临

对罪犯罗荣兵减去有期徒刑五个月(刑期自2017年5月6日起至2025年6月5日止),罚金人民币150000元不变。

正如他所说:“我们做服务的核心就是‘组织’,需要搞清楚这个人是组织内还是组织外,他和组织内的人如何协作,我们服务目的就是做好人的智联与协同,打造好产品化服务。”

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当然是很好的解决方案,但是对于企业来说,这并不符合“盈利”需求。根据不同的场景定制方案,势必会消耗大量的成本,而最终拿出的方案可能只能适用特定场景,不具备迁移的能力。

对于这个问题,魔点科技的解决办法是打造场景化“原子级”服务,最大程度地将产品做成一个个原子级的部件,根据不同场景的需求,搭建模型,基于组织进行协同,在最短时间将部件组合完毕,类似于“拼图”。

肖传宝认为现在很多人都有个误区——将技术本身当作产品,目前中国人脸识别领域的发展重点并不在于技术本身,而是如何进行更广泛的应用。

不出所料的话,大多数人应该只依稀记得某个企业人脸识别的高端技术,却对相关产品毫不熟悉,而这也是人脸识别领域的主要问题——技术发展日渐成熟,但和具体场景结合的能力较弱。

风口之上,无数的企业前仆后继涌入人脸识别的市场,而魔点科技是早期的拓荒者之一。你一定体验过钉钉人脸识别打卡,没错那便是魔点科技的产品。

这句话点出了魔点科技做服务的理念——以“组织”为中心,换句话来说,以人的社会关系为中心。从人的社会关系中去发现需求,解决问题。

然而并不是什么图可以拼成,肖传宝表示,对于不熟悉的行业,难以形成原子级的协同机制。

而“用好”意味着企业需要做到数据保护。肖传宝表示,随着算法的升级,很多东西可以放到边缘,无需通过企业,包括用户隐私,“人脸”在服务器上就是一段代码,不需要知道具体样貌就可以识别,技术的发展可以解决隐私问题。

提到阿里巴巴,人们会想到支付宝和淘宝;提到百度,人们会想到搜索引擎;提到小米,人们会想到手机,但是提到人脸识别的头部企业,你会想到什么?

据裁判文书网今年11月20日公布的一则刑事裁定书显示,罪犯罗荣兵,男,1974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唐山市乐亭县人,现在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五监狱服刑。

同样的,办公场景同学校场景不同,组织不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同,那么随之需要的场景化服务就不同。

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5日作出(2017)冀0203刑初301号刑事判决,以被告人罗荣兵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0元。刑期自2017年5月6日起至2025年11月5日止。2018年1月2日交付执行。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提出减刑建议,报送本院审理。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澎湃新闻、裁判文书网

智能硬件的出现和盛行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互联网前期的发展积累了大量数据,成为反哺智能硬件的能力和条件。而线下不断智能化的设备,为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捷。

以人均一件1000元的智能终端硬件来计算,中国的总市场规模可以达到1.4万亿人民币。

“好用”是指,人脸识别产品需要给社会带来价值,给寻常百姓的生活带来便利。有价值的产品自然会被人们所接受,例如在线支付,一开始确实有很多质疑,但是产品过硬,依旧可以被大众认可。从这个角度来说,人脸识别如果让寻常百姓得到便利,产生社会价值,就可以顺利推进。

智能硬件是通过硬件和软件相结合对传统设备进行智能化改造,让其拥有智能化的功能,实现互联网服务的延伸,形成“云+端”的典型架构。

魔点科技做了一个很好的范例。新冠疫情期间,魔点科技研究出即便带着口罩依旧可以被快速识别的新产品,准确率依旧很高,节省了人力和物力,在疫情期间被普遍使用。

本院认为,罪犯罗荣兵确有悔改表现,符合减刑条件,可予减刑。根据其犯罪性质、具体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原判刑罚及生效裁判中财产性判项的履行情况、交付执行后的一贯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八条、七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人首次照面,罗荣兵在周及其家人的要求下写下认罪书,后于当年5月因涉嫌犯诈骗罪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12月5日,路北区法院一审判决罗荣兵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提出,罪犯罗荣兵能够认罪悔罪,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积极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任务。建议予以减刑。唐山市冀东地区人民检察院同意冀东分局对罪犯罗荣兵的减刑意见。

然而“人脸识别”的隐私安全问题被诟病已久,近日“人脸识别”隐私第一案更是将产品和个人信息保护的矛盾变成热点话题。

人脸识别系统是“人眼”机能在机器上的延伸,魔点科技巧妙地将人脸识别技术同生活化场景结合,以智能硬件为切入点,解放人力的同时,也为社会创造了利益。日前,智能硬件已然成为风口,大风起兮,谁将获利?谁又将湮灭在历史洪流里?

肖传宝告诉亿欧,线下智能硬件服务的背后逻辑是‘组织’。具体来说,场景是由人组成的,而人是社会化的动物,难以脱离社会关系存在,而社会关系往往通过“组织”的形式呈现。以“组织”为中心,意味着对目标人群的深入考察,真正以“用户”为中心。

2019年我国智能硬件终端行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阿里、小米、华为纷纷开始布局,初创型的智能硬件终端企业逐渐壮大,出现了像科大讯飞、京东方、华米科技等新的上市公司。

可她没有想到,网恋三年之久的男友竟是河北省唐山监狱的服刑人员罗荣兵。2017年1月,罗荣兵刑满释放,同年5月,周慧玲辗转将其找到。

问起肖传宝如何找到人脸识别和具体场景的结合点,他答道:

判决下达以来,周慧玲不断向唐山监狱、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政法委等有关部门求告,想为自己的遭遇讨个说法。她称,唐山监狱方面给她的回复是:实施诈骗用的手机系由外来工作人员进入炊场时带入的,狱警对此并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