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分析哈里斯能否打破更高玻璃天花板

新华社华盛顿8月19日电 新闻分析:哈里斯能否打破更高玻璃天花板

新华社记者徐剑梅 邓仙来 孙丁

从哈里斯的履历看,她已多次创下打破玻璃天花板的纪录。作为牙买加和印度移民的女儿,她是美国历史上首位获得主要政党副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有非裔和亚裔血统的女性,第二位非裔女性联邦参议员和第一位印度裔联邦参议员,还曾当选美国人口第一大州加利福尼亚州第一位女性州检察长、第一位非裔州检察长、第一位亚裔州检察长。

需要指出的是,从历届美国大选情况看,副总统候选人重要性有限,不宜过度放大。民主党方面,党内各派有不同政策和利益取向,各少数族裔之间也存在平衡问题,拜登与哈里斯的组合面临诸多挑战。《赫芬顿邮报》去年11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有半数男性对女性政治领导人感到不适。而从2016年大选看,性别并非多数美国女性选民投票时优先考虑的问题。对拜登和民主党而言,“哈里斯效应”究竟如何,尚需实战检验。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曾是最接近美国总统职位的女性。2008年,希拉里在民主党预选阶段获得1800万张选票,但输给了奥巴马,2016年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败给特朗普。希拉里2008年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说,她虽然失败,但美国选举政治那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已经有了1800万道裂痕。

美媒普遍认为,哈里斯是相对最不会伤害拜登选情的“低风险选择”。哈里斯被认为是具有“可塑的”进步主义倾向的民主党温和派,个人形象热情。很多民主党人期望哈里斯能成为拜登通往女性选民和年轻选民的一道桥梁。

与现任总统特朗普对决,拜登面临的一个严峻挑战是,如何在从政半个世纪之际为选战注入新鲜活力、激发选民投票热情。多项民调显示,尽管拜登目前在全国和多个关键摇摆州支持率领先,但拜登选民的投票热情明显逊于特朗普选民。

今年恰逢美国女性获得选举权一百周年。百年来,美国女性不断打破美国选举政治中的各种玻璃天花板,但迄今仍止步于白宫最高权力之外。

哈里斯获提名后,一名美国女性选民对媒体说,希望有朝一日,女性在总统选举中获得提名不再“那么引人注目”。哈里斯则向美媒表示,女性“不会只是等待别人给我们许可”,“有时候,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才能继续前进”。

美东时间19日晚,美国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远程演讲,正式接受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提名。

就此而言,不管今年大选结果如何,哈里斯成为大党副总统候选人本身,已经构成对美国选举政治玻璃天花板的又一次突破,并将带来成千上万道新的裂痕。

《大西洋月刊》载文认为,如果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北部工业城市的拜登代表二战后成长起来的一代民主党人——一个以蓝领白人为核心的联盟;哈里斯可谓是21世纪民主党人的代表——来自美国沿海地区拥抱多元文化和全球化的大城市,本人是不同种族高学历移民的混血儿,并组建了异族通婚家庭。职业女性、移民和少数族裔,都能从哈里斯的生活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这使她“成为民主党人拥抱美国变迁的共鸣象征”。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宣布选择哈里斯为竞选伙伴,经过多方面慎重考量。首先是为兑现他今年3月许下的“选择女性搭档”的承诺。其主要目的是为争取在大选中角色越来越突出的女性选民。在美国选民结构中,女性选民占比已高于男性。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回国会众议院多数党地位,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对民主党的支持大幅增加,被认为是关键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