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市一对情侣骗取网商银行969万贷款承保方华安财险报警

    近年来,小额信用贷款成为了金融行业内的“香饽饽”,各类金融机构面对小额信用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纷纷出手“分一杯羹”。

2016年3月,网商银行与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安财险)签署融资平台业务合作协议,达成了在线个人/企业贷款领域的合作。具体来说,就是由华安财险负责业务营销,开拓贷款业务客户,并将符合条件的贷款人推荐给网商银行,网商银行为借款人放款。网商银行为贷款人放款之后,则视为华安财险为该笔贷款提供了担保,如果逾期超过一定时间,贷款则将由华安财险进行赔偿。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表示,今年下半年保本理财要全部退出,目前银行理财市场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已经超过一半,产品不再保本且净值会根据实际投资结果不断波动,即使是固收类理财产品也有可能发生净值阶段性下降的现象。他建议,不能忍受任何本金损失的投资者,只能把钱放在存款里面;能承担有限的本金损失的投资者,可以购买中低风险理财产品,但配置金额不宜过高,尤其是不宜重仓某一只理财产品。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项业务刚刚推出半年就遭到了“有心人”的觊觎。2020年7月9日,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公开披露一份骗取贷款案的刑事判决书,显示一名男子利用华安财险的“内鬼”骗取网商银行贷款将近1000万元。

整体来看,拼团理财是银行自主发起的活动,个人购买理财产品收益率偏低,如果多人参与,收益率会适当上浮,参与人数越多、理财收益率可能越高。

不过华安财险最终却“被敌人从内部攻破”。“张某是华安财险在淮北负责贷款的经理,给她打招呼,她同意审批就行了。”杨某伟供述,张某知道申请贷款的材料有问题还进行审批,是因为保险公司有任务,而且张某很信任其,认为贷款能还上,不会出现问题。张某的供述中也证明了杨某伟所说均为事实。

记者走访查询多家银行发现,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在内的多类型银行均推出过拼团理财产品,不过不同银行推出的“团购”理财产品在客户对象、入团门槛、利率上都有所差异。有的银行1万元起购,有的银行5万元起购,但利率均高于对应期限基准利率,有的银行推出的“团购”理财必须是新客户才能享受。

下半年收益率或持续走低

4月30日,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宣判,判处杨某伟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5万元;张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以较早尝试拼团模式的某股份制银行为例,其推出的拼团理财产品多为半年期,5万元起购,上限100万元-600万元不等,分为二人、三人和四人拼团型,拼团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集中在4.18%-4.25%之间。拼团成功后,可提升0.5%收益率,团长可获200元支付贴金券;部分多人团还可提升0.7%收益率,团长可获800元支付贴金券。

记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以来,无论是银行类理财还是互联网“宝宝类”理财,以往动辄4%甚至5%的收益率已成“过去式”,部分产品甚至在年中出现负收益现象。那么下半年银行理财收益走势如何?投资者又应如何布局?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拼团理财业务对投资者而言,能够以较低的利率贷得资金或获取较高的投资收益,但其中也存在较多风险,给监管带来了一定压力。

华安财险最终选择报警,2018年10月,杨某伟与张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两人陆续归还华安财险代偿的全部逾期贷款。

事实上,华安财险对贷款客户具有严格要求。华安财险员工表示,其公司着重对客户的身份信息、婚姻信息及企业经营、个人资产进行审核,以企业经营和个人资产作为重要依据来核定是否具有还款能力,客户提供的企业营业执照、车辆行驶证、不动产证、银行流水等材料对其申请贷款及贷款额度有着决定性作用,其公司规定等额本息贷款客户月还款额一般不超过客户月银行流水平均余额。

2020年1月16日,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法院认为,杨某伟伙同张某多次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共计969万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骗取贷款罪;两人在案发后已偿还全部款项,依法对两人予以从轻处罚。

不过亦有专家认为拼团理财是否违规仍需观察。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监管只是在摸底相关业务,不能简单说违规与否,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他指出,拼团主要是借助互联网思维吸引客户的一种营销方式,只要拼团之后的利率在规定的浮动区间内,就是合规的。

普益标准研究员康箐芸表示,对于拼团存款,其利率通常较高,在利率下行的背景下会给银行的负债端带来较大压力;对于拼团贷款,熟人经济模式下容易使得没有真实借贷需求的人加入,承担不必要的成本;对于拼团理财,由于其收益率随着参与人数提高而增加,在打破刚兑净值化转型的背景下,银行销售端可能存在合规风险。此外,对于投资者而言,线上拼团的模式多通过社交渠道分享链接,缺乏安全有效的管控手段,也为金融诈骗提供了可能性。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梁栋材指出,拼团理财一方面拓展了银行新客户,壮大了客户基础,相对较高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吸收理财存款;另一方面,也折射出银行较大的竞争压力。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监测,最近数月来三年期定期存款的平均利率约在3.29%左右。而上述拼团存款利率,确实相对平均利率略高一些,但也在市场报价利率范围之内,并未超出市场最高利率。

建银投资咨询分析师王全月表示,对于部分理财产品,商业银行之所以设置较高的门槛,就是通过设置投资起始额的方式,“筛选”风险承受能力较高的投资者;而拼团理财,可能使部分投资人实际上投资了与其风险承受能力并不匹配的理财产品。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理财刚兑基本被打破的现状下,这部分拼团理财的投资人可能需要面对其并不能承受的风险。因此监管机构调研摸底,进行预防。

既可以给男朋友提供资金,又能够完成公司交代的任务,张某从没有把贷款的合规问题放在心上,直到2017年9月,40多笔贷款陆续逾期,张某找到杨某伟要求其偿还贷款,否则华安财险将报警处理。此时杨某伟的资金链已经断裂,无法还款。据统计,杨某伟所贷款项累计逾期404万元。根据华安财险与网商银行的协议,逾期超过80天的贷款均由华安财险代偿,由此给华安财险带来了404万元的损失。

普益标准研究员王伟分析,受疫情影响,预计央行会持续通过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等工具维持资金面合理充裕,引导市场利率中枢下移。同时,资管新规之下,新发理财产品较难配置高收益非标资产,今年银行理财产品收益将呈现震荡下行走势。

值得注意的是,拼团理财这一新型营销揽客方式已经引起监管关注。记者从多家城商行人士处了解到,监管已口头通知,要求辖内各家银行上报是否有拼团存款、拼团理财、拼团贷款及相关数据,不过对相关业务暂没有具体措施。

机构普遍认为,当前经济增长压力依然较大,央行会继续引导市场利率下行,下半年银行理财收益率仍有一定下行空间。

杨某伟首先找到不符合贷款条件的贷款需求人,以华安财险“内部有人”为诱饵,协商贷款下发之后对半使用。之后贷款人提交部分贷款资料,剩余无法提交的资料由杨某伟进行伪造,最终使用贷款资料向华安财险申请贷款。

业内人士表示,银行开展的这些拼团业务,主要目的在于获取新客户,互联网渠道的获客成本一向比较高,而在熟人经济模式下,让老客户帮助拉新客户,虽然银行给予了一定让利,但却节省了高昂的拉新成本。

为成功办理贷款,杨某伟找到华安财险安徽分公司淮北中心支公司信用保证险部经理张某,让张某对其申请的贷款予以通过。据张某供述,其与杨某伟系男女朋友关系,其在明知申请人和贷款资料存在造假的情况下,仍为上述贷款出具保单,进而从网商银行骗取贷款。

案件最初发生在2016年9月,犯案人是一名杨姓企业负责人。判决书显示,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杨某伟因需要资金,先后使用48名借款人的名义,通过华安财险申请贷款,平均每笔贷款20万元,累计申请969万元,所得贷款被杨某伟单独或者与借款人共同分配使用。

对于银行理财低收益甚至负收益现象,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短期账面的负收益并不代表最终的负收益,对于长期理财产品,投资者不必过度关注产品的短期净值波动。